秋凌瞳

黑化向

“我从不相信时间能愈合所有的伤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雨狸,DELA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洛天依,乐正绫《那些我无法原谅的事》

【明天的阳光,一如既往地灰白】

“呼……”
足足下了一个星期的雨,这个周六总算停了啊。
天空澄澈得仿佛透明,蔚蓝蔚蓝的,让人联想到浩瀚的大海。
心却并未因为这明亮干净的颜色而感到愉悦起来。
低低头,抿了抿嘴唇,最终还是走回房间。
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拉开过窗帘了,房间里一如既往地开着一盏昏暗的灯,沉闷得让人感到不舒服。
好像,被什么东西压着一样。
躺在床上,看着雪白的天花板,目光涣散。
“你是最没用的!!!你该去死!!!为什么要活在世上?!根本就没有人爱你!”
“不能死啊,那么多你期待的东西,你爱的东西没有得到,你不能死!”
“去死吧”
“不要死”
两个声音又开始在脑袋里吵架,聒噪得像夏天里的蝉,不停地叫。
下意识地蜷缩起来,抱住脑袋,紧紧地捂着耳朵,希望不再听到这些声音。喉咙发出一小声呜咽,渐渐演变成哭泣,似是在乞求它们不要再说话。
可是“它们”不也是自己潜意识转变而来的吗?
一个在乞求生的希望,一个在发出死亡信号。
到底……到底要怎么办……?谁能帮帮我,谁能带我逃离这个深渊……
谁能救我……
整个房间回荡着哭泣声。
死或是生,已经没有意义了吗?
也许真的该去死了,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炼狱,可是还有那么多留恋的东西……
心如被刀一点点割开一般,钻心的疼痛一点点地蔓延。
“人是为了自己的希望才活着的。”
但是若是希望也消失殆尽呢?
活着的意义呢?
也随之消散了么?
温暖与爱,真的存在过吗?
已经变得空虚的身躯,已经渐渐消失的热情,已经不再希冀的明天……
以及,已经变得残酷的现实。
已经不再美好的人生。
钱,虚伪的爱,名利……人们生来便在追求它们,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却能带给他们数不清的快乐,人们还会为这些而去尊重一个人,当然,那是在你已经完全拥有这些东西之前。
在那之前,你依然只是如流浪狗一样悲哀,每天都在为这些发愁,每天都在匆匆忙忙地追逐这些东西,每天都在为这些不可能获得的东西而迷茫。

所以,活着也没有意义了对吧?
明明已经那么努力了,最后换来的是什么?不过是空虚一场,你甚至没有机会去遵循自己的本愿生活。
不过,人都是贪婪的生物啊。
喜欢一味追求安逸的生活。
只可惜,这是不可能的,我们永远只能被命运操纵着。
如牵线木偶一样,被它引导着走在不同的道路。
所以也没必要强求太多了。

被命运操纵的我们,只能臣服于它,甚至连一点点反抗的资格都没有。
想要反转这个关系,是不可能的了。

最终还是抵不过睡意,抵不过放肆哭泣后的疲惫,沉沉地睡过去。
明天的阳光,还是那么的灿烂。
只是与我无关。
于我而言,不过是一片灰白。

【世界上没有人喜欢我】

我一定是一个很糟糕的人吧?
大家都不喜欢我呢……
我认识的所有“永远在一起”的朋友,都走了呢。
只留下我一个孤零零地站在原地呢。
我想张口说些挽留的话,却说不出一个字,我知道他,她,他们,她们,早已厌倦那么糟糕的我了吧……
没有一个人喜欢我。
一个也没有。
曾经在一起的朋友,我和她玩的多开心啊,直到我发现我和她聊天时她却是如此漫不经心,完全没有在听我说话之时我才意识到这点。
世界上少了一个喜欢我的人啦。
所有人都是这样,尽管我再怎么小心翼翼地去接触她,送她些小礼物,希望她可以喜欢我,希望她可以在我身边待久一点,一点也好啊。
这种简简单单的愿望成了一种奢侈。
不,应该说,我根本不应该去奢求任何人喜欢我。
我怎么会有人喜欢呢?大家都很讨厌我啊!
以前我怎么想的那么天真呀。
我终于醒悟了。
我笑了,自嘲地笑着,最后转化为嚎啕大哭,双手捂着脸,任凭泪水从指缝滑落。
我应该是个罪孽深重的人,不然大家怎么会讨厌我呢?
要是我赎罪你们还会不会再次原谅我继续和我开心地玩耍呢?
我逐渐喜爱上刀片划过皮肤的痛觉,哪怕它在我皮肤上留下无数伤疤我也毫不在意,我想这样肯定可以让我自己清晰地意识到我应该要赎罪,我要赎罪,我要赎罪……
我不如直接和这个世界说声“再见”。
从十二楼高的楼跳下来也好,从动脉上狠狠地刮上一刀,痛觉逐渐蔓延开,鲜血汩汩涌出,然后在痛苦中慢慢变得视线模糊最后死了也好……反正我活着也没有意义不是吗?
大家一见到我就嫌恶地避开,和我说话时表情都是那么的嫌弃。
大家都是很好的演员啊,装作很开心的样子和我一起玩耍,但是却是那么讨厌我,最后我知道真相时已经过去那么久了。
只要我在这里,大家都不会开心,那我要是真的死了应该也不会有人伤心吧?毕竟在我死了以后都不会有人难过,更没有人会为我哀悼,我没有家人,我有的只是这些“朋友”,可是“朋友”也是有“朋友”的啊,他们不会为我这种像老鼠一样卑微的“朋友”哀伤啦。
对吧?
最后对世界的留恋也被绝望深深覆盖,我不知道希望是什么,我现在只知道,死就是我最好的结局,我死了大家都不会伤心,他们在一天之后依然和他的另外的“朋友”一起谈笑风生。
真是讽刺。
但是总有那么一个执念告诉自己不能死,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东西值得你留恋,不能死啊。
我每天都装作很正常的样子,但是我知道我自己疯了,我每天晚上都抑制不住地用刀子一下下地划开我的皮肤,看着血液涌出来,心里的负罪感才能减少那么一点点。划开越多的痕迹,我心里的负罪感才会变轻的更多,才觉得自己是在赎罪。
直到最后,我的皮肤布满疤痕,但是心里的负罪感还是那么沉重,犹如一块大石头,将我的身心压的喘不过气来。
正因为我在这个世界上,所以大家才会不开心,那我离开也无妨吧?反正我在这个世上是无意义的存在。
那一点点遥不可及的温暖光芒最终湮没在我的绝望里,我去到遍布着彼岸花的河流旁,闭上眼睛感受死亡气息逐渐笼罩住我。
再也不会见面了。

【直到你永远爱上我为止】

窗外下着雨,淅淅沥沥的雨声听的令人心烦。
不过也很久没有下雨了,不是吗?
无数的雨滴啪嗒啪嗒地拍打在地上,窗户,屋顶……
啊呀。
这雨夜真是熟悉无比呀。
我这么想着,突然笑了起来,眼角弯弯。
“你就这么讨厌我吗?!!!”我依然记得我在那个雨夜里声嘶力竭地大喊着的模样,我没有雨伞,冰冷的雨滴哗啦啦地落下来,拍打在我身上,我却毫无知觉。
现在回想起来,自己那样还真是狼狈呢。
“对不起,我不会和你在一起的。”他说,表情平淡,他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,一个女孩巧笑倩兮地站在他旁边,微笑着说:“快回去吧!感冒了就不好啦。”
他们回头,往那条路走去,他们欢声笑语,自己在雨中狼狈地大哭的模样仿佛是在衬托他们的快乐。
对呀,我自嘲地笑笑,反正像我这种女孩,那种男生怎么可能看得上我呢?
真是异想天开啊,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那么傻,居然还以为他会喜欢我……
我像在阴暗的地下道生活的一只老鼠,我什么都没有,在我的天空里,在我的世界里,所有的东西都是灰白色的,再怎么绚丽多彩,但是它们都是为了那些美丽骄傲的孔雀盛开的啊,像我们这种老鼠,只配在地下,只配在别人家里偷东西吃,苟延残喘。
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对我好,我也明白,这个世界本就不为我存在,本就不会对我这种老鼠友好。
为了和你在一起。
永远地在一起。
永远的一起。
我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呢?
我默默地攥着拳头。
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……
这个念头在我脑海中不停地出现。
那我去实行这个任务吧?
我把他们抓到了小黑屋里面,拿出刀子,在他的面前把她的脸一寸寸地划开,把她的身躯一寸寸地剖开。
我看着鲜红色的血线慢慢从她脸上出现,我看着她美丽的脸被划的满目苍夷,我看着她,看着她慢慢地在我手里死去,我真的好开心啊!
从来没有那么开心过呢~
他的表情凝固在一种介乎于恐惧和惊讶之中,接着便奋力地挣扎着想要离开。
我疯狂地大笑起来,我将他摁在墙上,在他耳边细语:“没关系哟,我会让你们永远在一起的哦!”
我微微转头,看见他的脸上浮现出恐惧和不可置信。
我将他一点点地撕裂,我不想让他一瞬间就死去了,那可是很无趣的呢。
我缓缓地在他身上的各个部位留下只属于我的爱的印记,一条条刀痕,一条条伤疤,一条条血红色的线在他白皙的皮肤上显得尤为动人。
“我爱你哦,永远爱你哦!”我在他面对死神之前,在他耳边轻声说。
我把她埋在树下,我把他烧成骨灰,将骨灰砌入自己的浴缸。
这样每当我洗澡的时候都能和你一起,永远一起,什么方式都好,我只要和你在一起,这样就够了。
哎呀呀。
打雷啦。
白色的闪电在我眼前飞快地闪过。
白色的闪电在狭小的窗口显得苍白无力,似乎没有任何震慑力。
我看着狭小窗口中白色的闪电,期待地舔了舔嘴唇。
我也要去陪你了,你还爱我吗?
我要不择一切手段将你留下来。
几天后,我听见枪声,听见来自死神的召唤,听见世界分崩离析的声音。
呐呐,即便如此,我还是要继续与你纠缠。
生生世世,直到你永远爱上我为止。